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出版觀察 >

40年間民營書業已成出版行業重要力量,未來40年——民營書業發展新機遇在哪

2019-01-16 09:58 作者:xyf 瀏覽

1月11日,以“新時代 新使命 新發展”為主題的民營書業發展40年紀念活動在2019北京圖書訂貨會上舉行。

 

活動由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指導,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非國有書業工作委員會、中國出版協會民營工作委員會主承辦。

 

 

提起湖南長沙黃泥街,民營書業人大都有所耳聞。1978年,長沙街頭開始出現一些利用地攤銷售圖書的書販。1983年,長沙黃泥街自發形成了家庭作坊式的售書店面,被認為是長沙民營書業發展的起點。

在2019年1月11日舉行的民營書業發展40年紀念活動上,以重要時間節點發生的事件和照片梳理民營書業40年的背景板格外引人關注。背景板的第一個事件,就是黃泥街。

新華書店總店召開全國新華書店扶植和發展集體、個體書店經驗交流會。

 

1984年,個體戶擺設的年畫攤剪影

中國民營經濟是伴隨著改革開放的進程不斷發展壯大的,民營書業亦是如此。如今的民營書業,用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理事長艾立民的話說,“已經不能再用出版業的‘補充’的概念來表述,他們已成為這個行業的一支重要力量”。

有數字為證:民營發行單位數量占發行單位總數的93.2%,出版物銷售額占比達44.1%,民營從業人員占比82%。目前已經有4家民營書企在A股上市,30多家登陸新三板。

站在40周年的新起點上,民營書業的新發展要依靠什么呢?

 

政策頻出推動生產力解放

 

艾立民

民營書業每一個發展階段都與政策出臺有關,每一次政策的出臺,都會推動民營書業向前邁出一大步。

民營書業人對此都非常認同。在中國出版協會民營工作委員會主任任志鴻看來,每一次政策的開放,都極大地促進了民營書業生產力的解放和發展。

艾立民特別梳理了民營書業40年發展歷程中有重要意義的政策及其對行業的影響:

1980年12月,國家出版局發布的《建議有計劃有步驟地發展集體所有制和個體所有制的書店、書亭、書攤和書販的通知》,使民營個體經濟從此可以進入到圖書零售領域。

1982年,文化部出版局召開了全國圖書發行體制改革座談會,發出了《關于圖書發行體制改革的通知》,提出了發行業“一主三多一少”的發展思路。其中“多種經濟成分”即允許私營經濟參與圖書零售。

1988年4月,中宣部、新聞出版署聯合印發《關于當前圖書發行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提出“三放一聯”,《意見》雖然沒有向民營經濟放開批發業務,但客觀上為民營經濟提供了借道的便利。

1996年,新聞出版署出臺《關于培育和規范圖書市場的若干意見》,提出“三建一轉”,也就是通常說的“批發進場、零售歸市”。這種模式也是政府管理民營企業的一種重要方式。

2003年,新聞出版總署出臺《出版物市場管理規定》,這是出版物發行業改革發展的標志性文件。文件提出民營企業也可以申請出版物的批發權和總發行權,這使民營企業真正同國有企業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

2009年,新聞出版總署出臺《關于進一步推進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提出引導非公有出版工作室健康發展,發展新興出版生產力。這一政策的出臺,意味著隱形于“地下”的民營出版策劃工作室,可以公開參與到出版的各個環節,使民營企業的發展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在堅持出版權、播出權特許經營的前提下,允許制作和出版、制作和播出分開。”圖書“制版分離”改革提上日程。

2016年,江蘇、北京和湖北作為試點地區,開展“制版分離”的試點工作。同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開始推進“特殊管理股”試點,允許民營資本參與專項對外出版工作。

2018年11月1日,這是讓民營書業人銘記于心的日子。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了民營企業座談會,充分肯定了40年來民營經濟的地位和作用,重申了“三個沒有變”。這次會議給民營書企吃下了一顆定心丸。“有總書記站臺鼓勁增力,民營企業沒有理由發展不好。”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非國有書業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徐登權如此表示。

徐登權尤其注意到,2018年12月2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印發文化體制改革中經營性文化事業單位轉制為企業和進一步支持文化企業發展兩個規定的通知》,提到“鼓勵符合條件的文化企業進入中小企業板、創業板、新三板、科創板等融資”。徐登權認為,科創板為民營書業資本發展提供了新思路與機遇。

滿足市場和讀者需求

民營書業是市場經濟的產物。它們機制較為靈活,經營效率較高,市場觸覺敏銳,最貼近市場。它們主要是根據讀者需求進行文化產品的創造和選擇,因此,策劃和銷售的圖書更能受到讀者的歡迎。

相比國營企業,民營書業政策資源較少,之所以能夠生存和發展,是由于滿足了市場和讀者的需求,也正是因為市場與讀者的認可,一批書業企業形成了廣為認可的產品和服務品牌。所以,任志鴻認為,市場與讀者的需求,是民營書企的初心,在未來發展道路上,不可忘記,只能牢記。

如何不忘初心,推動民營書業高質量發展?韜奮基金會理事長聶震寧和中國編輯學會會長郝振省提出了同樣的觀點。

聶震寧

近年來我國民營書業加快轉型升級,實現了做強做優。但總體來看,大多數民營書業仍處于傳統產業領域,不少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不強。民營書企要在提高產品和服務質量上下功夫,突出質量變革和品牌建設,努力向產業鏈、價值鏈中高端攀升。創新則是他認為應放在企業發展首要位置的大事,民營書企要大力發揚企業家精神,不斷加大研發投入,培育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知名品牌、國際競爭力的創新型企業。

在創新方面,郝振省提供了一些具體思路。“十三五”期間,中央將進一步深化考試招生制度和教育教學改革,教輔圖書出版將會面臨重大變局。以教輔為主的民營書企,一方面需要壓縮教輔數量,提高教輔品質,更好適應課程改革和教學要求;另一方面需要加快產品結構調整,改變都在教輔圖書這個獨木橋上的局面,走向更加專業化的方向。

在數字出版領域,民營企業走在了前列。

 

郝振省

民營書企可借“互聯網+”將其轉型升級推入深水區,建設專屬數據庫,搭建知識服務平臺,由內容提供商轉向服務提供商。同時,與資本融合,搭上上市融資的快車。

 

奇幻花园走势图